乘风破浪的姐姐还没撕,她怎么敢先嚣张

2020-06-23 16:38:21
0

娱乐圈再无“港女”

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《谈心社》栏目(公众号:txs163)出品,每天更新。


娱乐圈从不缺美人。

但这些年,清纯小花常有,明艳“大花”却少见。

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热度超高,原因之一也在于,节目里不少风格迥异的姐姐令人眼前一亮。

今天,社长说的是她——郑希怡。

参加比赛前,一张下车点头的动图,在全网疯狂传播。


真正比赛时,能唱能跳,实力在线。


被问参赛感受,“嚣张”到直接“怼”节目组:


美吗?

或许算不上标准的“三庭五眼”。

但她精致干练的气质,让不少人在这个香港娱乐圈逐渐式微的时代,想起一个已经很久没出现过的词——港女。


01

“港女”郑希怡

杨千嬅在《烈女》里唱过:“烈女不怕死。”

坊间将这句歌词改编过来,用来形容港女的特质——“港女不怕死”。

要说真正经历生死、“不怕死”的港女,就不得不提郑希怡。

大多数人对她的印象,停留在《小鱼儿与花无缺》里善良温柔的江玉凤。


实际上,郑希怡本人拥有与角色相反的坚强与硬气。

1999年,正值香港娱乐圈黄金时期:

四大天王星光璀璨,张柏芝、陈冠希惊艳众生,周星驰拍出《喜剧之王》,谢霆锋唱响了《谢谢你的爱1999》……

就在这一年,郑希怡签约英皇,并和蔡卓妍、钟欣潼组成组合出道。

然而,由于身高与其他两人相差太多,公司临时改了决定——蔡卓妍、钟欣潼组成Twins组合出道,郑希怡则被冷藏。


左一为郑希怡

一年后,郑希怡重振旗鼓,终于凭着《相对湿度》一曲而红,之后她连发两张唱跳专辑,一时间竟成为风头无两的“Dancing Queen”。

事业刚刚起步,她又惨遇滑铁卢。

在一次杂技表演中,郑希怡被男伴不慎拉掉外裤,由此引来如洪水般的负面舆论;

那几年,网络上扑面而来都是媒体的嘲笑和民众的口诛笔伐。

郑希怡一度把自己锁在家里与世隔绝。


左二为郑希怡

沉寂整整两年后,她进入了影视圈。

在《秀才爱上兵》中,郑希怡饰演了一个充满正义感的女捕快,外表又美又飒,演技在线,获得了观众的好评。

随后,戏约接连找上门来:《新龙门客栈》《冲锋陷阵》……


左二为郑希怡 / 《秀才爱上兵》

好景不长,命运又对她“下手”了。

2012年,郑希怡参加好姐妹应采儿的生日聚会,拍合照的时候,因为地面湿滑,她从三楼摔下,被树枝贯穿胸部,一度昏迷。

事后,应采儿回忆:“我当时都快吓死了,她还笑着给我比OK,说没事。”

出事当晚,郑希怡就被移进ICU,整整昏睡两天两夜。

第三天,她终于渡过危险期,苏醒过来。

许多亲朋好友赶来看望她,见她躺在床上动弹不得、无法说话,都心疼得落下眼泪。

但是郑希怡非常乐观,休养期间还和好友自拍记录下自己的状态。


从踏进娱乐圈开始,郑希怡的发展就远远算不上顺利。

每当她遇到好的转机,就会有一个接一个的巨浪打来,打得她遍体鳞伤、难以立足。

但郑希怡从未被打倒过。

崭露头角、发生意外、沉寂、重整生活,再崭露头角、又发生意外,再次重整生活。

今年已经39岁的她,身上还有一股子港女“不怕死”的冲劲儿:

“只要你不放弃,生活就不会放弃你,因为生活处处有奇迹。”



02

回不去的“港女时代”

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“港女”这个词,牵连着一长串名字,还是放在嘴边就会滚烫的字眼:

杨千嬅、郑秀文、梅艳芳、黎姿、陈慧珊……

这些在旧时光里令人惊艳的香港女性们,给我们留下的,不仅仅是外表的美丽。

曾经,我们对“职业女性”的想象,来自于香港TVB剧集里的女性角色群像。

剧里,女性的世界丰富而潇洒:

女人和男人一样,可以在某个职业上,保持专业上的精准、头脑的冷静清醒。

她们加班、熬夜、也坚持健身,生活方式千姿百态,全凭“自己喜欢”。


剧中的“港女”们,比如佘诗曼、郑秀文,放在现在的审美标准里,可能会被说脸型偏长显得老气;萱萱、杨千嬅,也并非是标准的美人胚子。

虽然“不完美”,她们还是用气质和专业圈了一大波粉。


剧外,香港女性展现出来的精神面貌也是如此:

她们事业独立、性格要强,奉行着“买喜欢的包,刷自己的卡”的原则……

饰演职场精英们的“港女们”,有的本身就具有优秀的成绩:

《宫心计》里的佘诗曼,是瑞士国际酒店管理大学毕业;

《刑事侦缉档案》里的童年女神萱萱,毕业于帝国理工大学工程系;

《鉴证实录》的女主陈慧珊,毕业于波士顿大学,还在港大读了英文硕士;

也有的是草根出身,反而更有一股子韧性和勇敢:

杨千嬅,因为前男友花边新闻太多,毅然和他分手。

分手后,直接出了首《烈女》:

烈女不怕死

但凭傲气

绝没有必要呵你似歌姬

知你好过了便要分离

没有骨气只会变奸妃

在一次颁奖礼上,和前任不期然相遇,还能大大方方“一笑泯恩仇”。

“一辈子那么多年人生,一小点的惨就站不起来了,那我们的生命岂不是很短暂。”


郑秀文,“香港最后一个天后”。

曾经为了事业疯狂减肥、得过抑郁,46岁的时候还在舞台上唱跳、做高空特技,把每个动作做到极致。

上个月,周冬雨凭借《少年的你》夺得金像奖影后。

郑秀文被提名的《花椒之味》败北。

十年陪跑,九次提名,六次落选。

她依旧元气满满:“我还要继续努力啊。”


张曼玉,40岁的时候还穿着旗袍活在花样年华里;

50岁突然喜欢上摇滚,于是穿上皮衣拿起麦,不管别人的眼光,用不动听的声音任性地唱起了歌:

“他们都叫我不要唱了,但是我不想停。”

“为什么你们几句话我就不许再玩这个游戏,我觉得不公平。

我还要玩下去,我还要玩到我说我不玩那天为止。”


她们总是像亦舒笔下所写的那样:“姿态好看”。

不管前一晚是不是因为失恋伤心买醉到深夜,还是加班熬夜、情绪低落到崩溃。

第二天出现,依然会神采奕奕、干练利落。

如果你去看看黄金时期的香港电影,总能发现它们的主角们,大多是从草根小人物做起,努力奋斗,不论成功或失败,总不会放弃。

“倔强”与“拼搏”刻在这一代香港人的骨子里,也融进了香港沸腾的血液中。


03

“港风”何去何从?

其实在千禧年之后,“港女”这个词已经越来越少地被提及。

人们更习惯说的,是“港风”“复古”“美人”……

各路女明星纷纷用大波浪加大红唇演绎起“港风”女神。


可是美则美矣,很多“港风”妆容,总还是让人觉得:“差了一口气”。

原因在哪?

只学其形,不达其意。

港女们从来都不是千篇一律的。


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里,谁具有港风?

比如陈松伶。

在没有彩排的情况下,主动选择第一个出场展示。

“我来顶压力。”


比如蓝盈莹。

比赛前,她请专业的声乐老师、舞蹈老师给自己培训,一首歌练了几个月,把自己从门外汉,练到了专业级。

“干一行就要像那么一回事儿。”


她们就像一把刀,努力地扎在任何她们想要停留的地方,又美又锋利。

可惜的是,大多数人对港风的学习,还只停留在烈焰红唇、港式滤镜。

“尘世内,谁无畏惧,年年适应年年老去,而智慧是沉淀精髓”这份无畏的包容被忽略了;

“我没有温柔唯独有这点英勇,我也希望被怜爱,但自愿扮作英雄去保护你”这份细腻的勇敢被埋没了。

“原来过得很快乐,只我一人未发觉;如能忘掉渴望,岁月长,衣裳薄”这份豁达的自洽被遗忘了……

时过境迁,如今香港的导演艺人们纷纷“北上”,香港的经济飞速发展,却很难再出现“港女”这样令人心动的群体了。

遍地美人的娱乐圈,多的是拙劣的模仿、徒劳的追忆。

那些关于港女的旧事,恐怕也只能当做一场梦,醒来之后,留给自己一点感动。


谈心社,这里是年轻人谈心的地方。微信搜索“谈心社”关注我们,倾诉你的故事吧。

erweima 扫一扫关注杂家 更多有趣内容

谈心社

深夜谈心 彼此相遇

erweima

扫一扫关注杂家 更多有趣内容

ag环亚集团国际集团